人工智能就业前景越来越严峻了你还在吗
时间:2019-12-25 08:19

  自动驾驶是一个新兴的产业,其实也没有很强的一个规则,我们每个人都是这个规则的参与者和建设者,我希望在这个过程中自己可以参与进去,去建设一个适合这个产业、也能够体现自己发展价值的一个产业发展规律和规则。

  知乎上有人提问:“AI就业好像越来越难了,必须要发顶会论文才能进大厂,不知道现在还有多少人在,人工智能就业前景越来越严峻了,你还在吗?

  在即将结束的2019年,这个问题让人工智能入局者增添了一丝寒意。来自智加科技高级主任科学家崔迪潇博士回答了这个问题:

  “其他落地场景下的就业前景不了解,不敢。结合自己求学、找工作、就业的体会,聊聊自己呆了十年的自动驾驶领域。浅薄认识,大家轻拍。

  09年进入这个行业时,完全没有想过未来就业的问题,虽然所在的单位名称为“人工智能与机器人研究所”,但当时新一波的人工智能大潮还远未起来,更多还是一小批人的坚守,论及自动驾驶更是几乎无人听过的概念。13-14年去了欧洲,在单位继续学习了自动驾驶,期间配合实验室团队接待了松下、三 星、博世、德尔福、安霸、谷歌、苹果等等团队的造访、试乘和合作交流,一度被打鸡血打得厉害,决心把自动驾驶作为自己未来的职业追求,还开了可能当时最早的中文网站,介绍翻译自动驾驶的一些新闻和文章(现在已经荒废)。对应的是,国内当时几乎没有单位在招收自动驾驶方向的岗位,几位师弟在同国内OEM的面试中,得到了明确的没有规划和招聘用人需求,这导致我回国后一直琢磨着毕业后要出国,幻想着去Google等大厂继续搞车。

  在这个大背景下,我的很多师兄师姐甚至当时毕业的硕士的师弟师妹都没有机会进入到企业直接从事自动驾驶的研究工作,最后进入了航空、航天、通信、金融行业,甚至出现了某一年毕业的硕士生被大疆一锅端走的情况。但无一例外,没有人找到了和自动驾驶相关的工作。

  这三年大可称为国内自动驾驶产业兴起的开端。从回国一段时间后,就开始不断地收到国内外车企、互联网公司(有的已经不在了)、初创企业(甚至公司还没有正式注册)的邮件和电话,追要简历、约电线+家的单位,当时自动驾驶的火热可见一般。

  我在忙完论文后,去呆了一周,和很多在的初创公司、互联网巨头的创始人或者技术负责人见面,平均一天见两家、多的一天跑过四家。后来面对手里的offer,出现了选择困难。最后因为不舍西安,而选择留校工作了一段时间,但一直密切地关注着产业的发展。

  而正是从这个阶段起,大量的学生或者相关从业者,开始投入到自动驾驶的学习和研究中,而不断激增的用人需求、不断涌出的数据佐证“人工智能从业者平均薪资比其他行业高X的趋势和结论,刺激着更多人加入这股浪潮中。知乎上类似“想从事自动驾驶,应该怎么入门?”、“自动驾驶的和运动规划,哪个人才更急需?”等等类似问题,几乎每天都涌向我的邮箱。

  15-17年期间,各种三年示范运营、五年规模量产,犹如三年高考、五年模拟一样让人听觉疲劳,但随着时间的推移,产业和资本开始回归,那些确切而笃定的说辞开始变得模糊和有所保留。大家意识到技术、产业、法律法规缺一不可,也开始回归。我认为这个时候进入产业是个不错的时间点,于是大概从17年底开始我将更多的精力投入到了对产业的了解中,也单枪匹马去过北方某省、下到地下1000米的煤矿驻扎多日,和一线的工人师傅了解请教有无自动化技术的落地空间。17年底,某AI四小龙的CEO来实验室参观时,我也和对方深入地聊了当下自动驾驶产业发展的现状和机会,和我自己想创业的想法。时至今日,我对这个比我还年轻一些的CEO说的一句话印象深刻:“如果你想在18年还以初创团队拿到融资,必须在18年上半年,还有机会上桌参与游戏;如果拖到了18年下半年,融钱将变得越来越困难。”

  坦言,18年初我萌生创业想法的时间已经偏晚,早过了一个demo就可以获得很高估值的阶段,融资的事情进展不顺利。找人方面,见过很多以前从事自动驾驶的朋友,因为离开行业几年,或者家庭原因,绝大多数都委婉了。那段时间情绪低落、身体状况走下坡自然难免。而此时,整个行业意识到了技术只是其中一环,围绕着技术可解决的阶段,能否构建与之适合的生态则成为了一个自动驾驶初创公司的全面和长久竞争力,而我作为一个在学校的青椒,意识到上述问题已经花费了不少时间和成本。再回头时,时间点再次被推后,当初的困难反而进一步变大了。所幸,和现在公司智加科技颇有,最终选择离职加入智加也主要是基于上述的考虑。

  做出这样的决定时,意味着几个改变:1. 放弃在学校的教职;2. 离开生活了十三年的西安;3.与家人朋友分开,十年的乐队也随之解散。所幸最近的这一年,充实而忙碌,极速被推动着填补着大量的知识盲区。来了苏州一年,对这个城市其实依然很陌生,因为大多数时间周末都在公司继续学习和工作。

  前几日和几个猎头朋友聊天,他们问我:“你还会在自动驾驶领域呆多久?”我略有迟疑:“我没有想到一个理由要说离开。十年后,也许自动驾驶走通了研究到产业的大闭环,也许依然没有打通、原地踏步, 但能参与这个过程,已经足够让人兴奋和满足。也许五十岁时,我会选择重新回到学校,给更新的一批年轻人,讲讲怎么做自动驾驶的研究,和产业落地。”

  与此相反的,这一年我参加了一些论坛和行业会议,会场上有不少在读的硕士博士跟我讨论或寻求帮助,他们当中绝大多数是因为研究过程中的不顺利而萌生了换专业的想法,想让我给出一些。他们中也有一些拿到了学位,但在选择就业时没有把自动驾驶作为自己的职业规划,让人唏嘘而感慨。

  所以,谈及坚守,我认为最可贵的应该是:热爱,是因的爱,而不是因为“热”;为了更好地了解“她”,而不断地学习,唯恐被快速的发展抛下;当为“她”而改变了生活的轨迹和模样时,依然没有怨言;当“她”不再光鲜艳丽、万人追捧时,依然默默相守相伴。

  摇滚本质上的东西是要去打破一些规则,要去创造一些东西,要能够真正你对事物的一个判断。自动驾驶是一个新兴的产业,其实也没有很强的一个规则,我们每个人都是这个规则的参与者和建设者,我希望在这个过程中自己可以参与进去,去建设一个适合这个产业、也能够体现自己发展价值的一个产业发展规律和规则。

  希望我们眼中的坚守,是陪伴一个新生事物的与低潮,是参与到它从青涩成熟的每个环节。不离不弃,方得始终。

      大红鹰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