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理解影片《人工智能》(Artificial Intelligenc
时间:2020-03-16 18:26

  1999年,伟大的库布里克骤然辞世,留下一个未完成的电影项目。这个项目萌生于70年代,却历经波折,直到他去世时也仍无法开拍。库氏离世后,一直就此项目与他有交流的斯皮尔伯格决心帮助好友完成这未竟的遗愿,亲自完成了影片剧本并担纲导演。这就是《人工智能》。影片上映后,评论界和观众褒贬不一,因为这部作品乍看起来似乎成了前后截然不同的两部分。赞扬都指向影片的前3/4,争议则留给了影片最后1/4,即它的结局。

  影片前3/4大致讲述了这样的故事:未来,大量拥有智能的机器人为人类提供服务,但是为机器人赋予情感一直被设为禁区。大卫是第一个被植入情感的机器男孩。他被作为一个试验品送给机器人公司员工的妻子莫妮卡以缓解失子之痛。大卫的情感程序让她对莫妮卡形成了与人类小男孩毫无二致的强烈依恋与爱。然而莫妮卡的亲生儿子意外苏醒,大卫被抛弃。大卫自己可以像童话故事里的木偶男孩那样找到蓝仙女,让她把自己变成一个真正的小男孩,重新回到妈妈的身边。可这个其实也只是机器人公司暗藏在大卫体内的一个指令,指令最终他回到了自己的诞生地,并意识到自己只不过是量产型号的原型而已。大卫万念俱灰,决定结束自己的生命,却意外地在淹没于海平面下的某公园里见到了蓝仙女的雕像,他最后在蓝仙女面前苦苦,希望她把自己变成一个真正的小男孩……

  至此为止,多数人都会认为斯皮尔伯格几近完美地再现了库布里克作品应有的风格。可影片并未就此结束,最后1/4,剧情发生了相当怪异的转变:沧海桑田,人类文明终结,机器卫被未来地球的智慧生命(似乎是高度进化后的机器人)重新。大卫提出让智慧生命帮自己找回妈妈。智慧生命说,只要有那个人身体的某一部分,他们就可以复活生命,但那些复活的生命,只能存在一天,当他们在那天晚上睡着后,就会再度死去,所以大卫的妈妈也只能再重新活一天。大卫正好保存着莫妮卡的一撮头发,于是莫妮卡复活,大卫陪着这个用头发克隆出来的莫妮卡度过了人生中最幸福的一天,直到她再次睡去。

  按照对这个结局最通常的解读,“复活一天”这个情节被认为是影片最大的败笔。一方面,把妈妈克隆出来这种狗血设定,就必定是斯氏温情泛滥所致,他似乎不忍心看到大卫就那么怀着未尽的愿望死去。但是,如果这个克隆妈妈陪着大卫从此幸福地生活下去,那就实在太狗血。于是另一方面,斯氏又想把结局变得更煽情一些。怎么煽情呢?那就让你先得到,然后又再失去。可是观众会认为,这些未来智慧生命看上去掌握着高度发达的科技,既然说能克隆,克隆体就应该能长期存活。所以“复活一天”看上去纯粹是为煽情而设,实在太刻意。一部本该完美的库氏杰作,就这样毁于斯氏的滥情。

  但是,按照我的另一种解读,大部分观众其实没有明白库氏和斯氏的用意。那些智慧生命所做的,其实与克隆毫无关系,他们要做的,其实是“招魂”!他们并不是用那撮头发做一个新的拷贝,而是要用它召回那个早已经逝去的灵魂。用科技创造一个新的生命并不难,但是科技如何找回那个曾经存在过的、唯一的“意识”?诺兰在《魔术争锋》里设想过一台瞬间就把人复制一份的机器,那个被复制出来的人,虽然身体上每一个都与原来的人一模一样,但原来的那个自己看着这个复制体的时候,看着的完全就是另外一个陌生人。科技可以重造身体,但是这个新的身体里成长出来的灵魂,跟原来那个灵魂有任何关系吗?一点关系也没有!这其实是《人工智能》最为叹为观止的情节设计,库氏和斯氏明白,生命的终结是神降给人类最高的,灵魂的是的宿命,即使是发达如此的智慧,也难以突破这个最后关口。登峰造极的科技,也只能让那一个已经烟消云散的魂魄重见天日一天。这短暂的一天,已经是生命的智慧与这个相抵抗的极限。

  于是,在这灵魂归来的最后一天里,《人工智能》里机器人与人类的鸿沟,成了的爱与注定凋零的短暂生命之间的鸿沟。前一道鸿沟万分,却仍有跨过的希望。而后一道鸿沟却愈裂愈宽,永远不可能超越。所以,当这个最后的夜晚,妈妈的意识就要永远消散之前,曾经经历过那么多痛苦挫折的大卫才第一次流下了眼泪。在这一刻,他变成了真正的小男孩。因为直到此刻他才意识到,这一别,是真的再也无法重聚了。

  p.s. 关于“”这个话题的探讨,还可以参看我的书迷人的:光影中的心理学秘密 (豆瓣)中“Eternity 不死有可能吗”一章。

  《人工智能》的电影讲述了在21实际的中叶,由于温室效应,南北冰川开始融化,地球上很多的城市被淹没。为了对抗恶劣的自然,人类不断研发出新型的机器人甚至拥有了以假乱真的外表和感情。故事的女主角莫妮卡因为儿子马丁重病住院而购入机器人小孩大卫抚慰自己的痛苦心灵,但最终因为儿子马丁的复苏和种种意外,莫妮卡决定抛弃大卫。大卫认为莫妮卡是因为在意自己的机器人身份而抛弃他,但他没有放弃对母爱的向往,最终凭借心中对莫妮卡的爱和对童话故事的美好向往,了一段艰苦而充实的旅程,最终实现了自己的梦想,在人类的冰封时代,和莫妮卡幸福地团聚了一天。

  这是一部震撼的电影,它的价值绝不仅仅停留在一般人认为的“对于人类真实情感的向往”或者“机器人时代下的情感与之争”。个人认为,它的核心价值在于对我们的灵魂进行了一次深深层次的,这是一个关于化时代下的人类价值,与这个相互勾连而密不可分的是百年前马克思韦伯在《伦理与资本主义》中不断反思的“”恐慌。这是对现代化社会中遇到的问题进行深刻的反思。

  虽然这部电影的构建的场面是是一个21世纪中叶的虚拟场面,但却让我们有一种似曾相识的感觉,它给我们描述了一个崇尚“工具”的时代,这个时代特征在21世纪初的今天已经有所体现。所谓“工具”,指的是通过实践的途径确认工具的有用性,从而追求事物的最大效用,为人的某种功利的实现服务。工具是通过精确计算功利的方法最有效达到目的的,是一种以工具和技术为目标的价值观。

  “工具”主导的人类价值判断与行动逻辑在这部电影中得到了淋漓精致的展现。电影中,人类创造出机器人目的是功利性的,即为人类劳动与服务,给人类创造方便,给人类的心灵予以抚慰。大卫就是在这样一个工具的时代背景下被创造的一员,他存在的目的一开始就是为了满足人的功利向往的,换言之,只要像大卫一样的机器人对人类还有利用价值,他就还有存在的必要性,反之,他将和那些在“机器人屠宰场”的破旧机器人的命运一样,受到人类无情的抛弃和厌恶。在电影中这样一个“工具”主导的人类世界,没有太多的人文关怀,有的只是人类和机器人之间的利益关系,人类唯一要考虑的仅仅是机器人的利用价值。但不幸的是,机器人在人类面前是一个,机器人和人类的相互地位是不平等的,机器人的弱势除了表面上的数目和能力的弱势,更是深层次的心灵和的弱势。尽管这种不平等能在短时间内换得莫妮卡的泪水和部分人类在“机器人屠宰场”中的同情,但终究还是敌不过人类社会的发展潮流,不能为人类创造效用的机器人定将受到追逐“工具”的人类无情抛弃。

  个人觉得震撼灵魂的原因不仅仅是电影本身,更是从电影中折射出的当代“工具”社会下的生活现状。个人看来,当代在我们中国存在这样一群人,他们是辛作的一些。他们工作和存在的目的是为了服务整个社会,为这个社会创造更多的经济效用。但不幸的是,我们看到,当他们中的一些人在一线的艰苦中工作而受伤,失去了工作的能力,便会受到雇主的无情抛弃。在雇主看来,这种行为虽缺乏人性,但无可厚非,因为这是对“经济人”观念的绝对忠诚,不能创造效用的资源必将遭到抛弃,只有这样才能创造更大的利润。在这样一个快速现代化而急剧转型的社会,类似电影中的机器人和城市中的一线这些的数目在不断增加,他们的状态不断恶化,不断受到不的待遇,相较于基本的物质利益和表面平等的同工同酬待遇,其实他们想要的是深层次的心灵抚慰和实质平等,即渴望的社会认同感。

  在电影中,大卫认为莫妮卡是因为在意自己的机器人身份而抛弃他,只凭借心中对莫妮卡的爱和对童话故事的美好向往,了一段艰苦而充实的追求母爱旅程。个人看来,大卫要的不仅仅是母爱这么简单,他要的是一个身份认同,这是一个弱势的机器人在庞大的人类社会中渴望的身份认同与自身价值的肯定。大卫因为人类的抛弃而生活在荒野中,他需要的仅仅是一份人类简单的关怀,哪怕这只有短暂的一天。正是这样的感情需求支持着大卫在艰苦的旅途中没有放弃,在蓝色仙女的面前苦苦哀求,甚至为此两千多年的冰封痛苦。

  反观我们当代的人类社会,在工具的时代,经济的高速发展为社会创造更多财富的同时也在不断打破人类传统的价值观念,社会认同感的缺失就是其中的一种观念滑坡的体现,而这种观念的滑坡如果缺乏相应的对策处理,最终很有可能导致整个人类社会的崩坏。前文中提到的生活在城市中的一线,很大部分因为得不到城市人的肯定与平等对待,生活在内心的和彷徨中。相较于物质生活水平的不平等,他们更加需要的是城市给予他们平等的社会认同感,这种社会认同感具体的体现在于不会因为他们的身份或农村户口而在生活中受到社会的歧视与抛弃,和城市人一样享有平等的,能地平等地追求自己想要的生活,这是对社会和社会关怀的诚挚。如果人类在现代化的发展中片面追求经济利益与工具而忽略对社会的关怀,最终受到的,将是整个社会稳定发展的根基。一旦这种根基已经被到了不可修正的境地,将是一个弱势机器人的时代,将是一个弱势的时代,将是一个社会与裂变的时代。

  在电影之中,身为的一员,大卫心中不变的是对母爱的渴望、对童话的向往以及对人类社会认同的追求。现实生活中,很多的一线踏实努力工作,除了希望自己能在城市扎根生活,更是希望得到城市人们的平等与尊重,他们的情感真实而可贵,这些真挚的情感正是电影所要人们的思考和,不要让“工具”成为“脱缰的野马”,不要让“功利主义”成为“人类双眼的布匹”。

  既然我们已经认识到,电影和生活中都存在类似的社会认同感的缺失现象,接下来我们必然要提出的问题是,如何修补这份被现代化冲刷殆尽的珍贵社会价值?事实上,马克思韦伯在百年前已经深入思考过这个现代化工业发展中必然遇到的社会价值难题,并提出一个可能性的解决方案。

  马克思韦伯在《伦理与资本主义》中指出,当物质和成为人们追求的直接目的,当工具了极端化,手段成为了目的的时候,工具就会成为套在人类身上的“”。在马克思韦伯看来,人类社会有两种的形式,一种是工具,另一种是价值。所谓“价值”,指的是行为人着重行为本身所能代表的价值,即是否实现社会的、、忠诚或荣誉等价值,甚至不计较手段和后果,而不是看重所选择行为的结果。它所关注的是从某些具有实质的、特定的价值观念的角度来看行为的合。工具和价值彼此之间是相互关联的关系,首先,价值的实现,必须以工具为前提;但进一步来说,价值应该要比工具更为本质,并最终寻求价值和工具的统一,只有这样才能确证“人是人的最高本质”。

  借用马克思韦伯的视角观看这部电影,我们看到,正是大卫心中有对人类美好感情的纯真渴望和才能最终突破万难换得一天的母爱,他走出了人类狭小的工具眼光,转向追求更加的价值。当代社会中,如果我们也能在横流的中重视社会价值和的发展,在现代化的进程中坚守人类社会赖以的基本价值,比如、、平等,那我们很可能最终将突破马克思韦伯笔下的“”,达到工具和价值的统一,最终实现人类社会的善治。

  过了很久再回忆人工智能这个片子,我觉得最精彩的是片尾这一段,可以说是到现在都记忆非常深刻的一部分。

  其实是很的,当年被人类的机器人,在多年后成为了世界的,而那些怀有嫉妒与恶意的人类却早在不知道多少年前就了。而且机器人们并没有对他们的历史有所怨恨,就好像一种巨人俯视蚂蚁的一种感觉,复活人类只为了娱乐一个机器人。

  这个片子简直在我们这些自以为是的造物主。我感觉这个片子不止传递出了爱,更告诉我们要生命。有些东西即使是从我们手中创造,也不应该任我们予取予求。我们只是创造者,并不是拥有者。

      大红鹰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