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黎明影评:《香草天空
时间:2020-03-21 18:53

  这是2001年好莱坞最感兴趣的电影话题,从《记忆碎片》《小岛惊魂》,到《人工智能》《穆赫兰道》,许多影片都或多或少涉及到这一命题,或在叙事技巧上加以借鉴,以至观众到片尾才明白(甚至看了几遍都还不明白)梦从何时开始,抑或全片都是一场梦。

  这类影片有点像猜谜,你能猜出谜底,便会觉得影片有意思,否则就是一团糟。《人工智能》和《穆赫兰道》引起很强烈的两极反应,《香草天空》也是如此,但这回我站到了反方。不是我没看懂剧情,而是整部影片在融合主情片和探索性科幻片时,让人觉得在两方面都意犹未尽,如同不喜欢《人工智能》的朋友认为它既没达到库布里克的“雅”,又没斯匹尔伯格的“俗”,更谈不上“共赏”。

  《香草天空》是一部重拍片,原版是1997年的西班牙影片《睁开你的眼睛》,出自《小岛惊魂》导演阿曼巴之手。好莱坞太多的钱,加上明星太耀眼的,为影片增添了几许豪华的气派;其代价是,它失去了类似“小剧场”的魅力,却未能整合成比例均衡的惊悚科幻言情片。我们该赞赏主创者追求突破的良好动机,但效果不尽人意乃是影界的共识。

  《香草天空》的主题并不晦涩,它提出了“幸福是什么?”这一简单又深刻的问题。影片主人公试图用和美貌来获取幸福,但编导设计让他动了真感情,并通过车祸了他的美丽容颜,所幸影片没有采取皆大欢喜的结局,而是不厌其烦地让主人公及观众思考人生的意义。

  汤姆·克鲁斯扮演的大卫·艾姆斯是纽约一富家子弟,父母拥有三家,车祸丧生后留给他51%的股份。他爱沾花惹草,无心操办家业,生活中最头痛的事情是如何对付被他贬为“七个小矮人”的董事会,及有过一夜风流却难以摆脱的茱丽。

  作为老板的阿汤哥选择这个项目自有其道理:从的魅力,到失去美貌后的痛苦,到彷徨在现实与幻想之间的困惑,影片为他提供了施展演技的机会。在好莱坞电影界,美貌既是敲门砖,又是,它能帮你引人注目,也能把你在演技派行列之外。尽管寻求突破的出发点值得称赞,但影片也无情地了毁容及大喊大叫不等于自动提高表演水平。这个角色对于本色派的克鲁斯既太容易又太难,他在展示人物魅力方面游刃有余,但在刻画痛苦和彷徨的内心世界时,却缺乏细腻和深度,他的暴躁和刚烈跟以前演绎的角色毫无区别。

  在片里片外均迷倒克鲁斯的西班牙女星佩内洛普·克鲁兹在原版中便是女主角,这次再度演绎需要她使用英语。含混的发音虽然无法她的丰采,但无疑于戏剧表现力。她的扮相有一定的异国风情,有点像缩水后的索菲娅·罗兰,但她放出的“电”既不是纯情(男主角的感觉),也不是(追星刊物的感觉);她有舞蹈演员(该片角色的身份)的气质和自信,但她的魅力如同该片会引起两极反应,有些男人会抛弃家室,拜倒在她石榴裙下,相当多的男人恐怕百思不得其解,看不出她究竟有哪一点值得你陶醉的。

  影片最大的惊喜是扮演茱丽的影星卡梅伦·迪雅兹。模特儿出身的她以演傻大姐式的喜剧人物起家,但这里展现出罕见的戏剧深度。她那镜头不多的茱丽明知自己只是对方玩物,却要作最后挣扎,从房事的满足、派对的酸溜溜、到撞车时的,她演出了人物感情的大起大落。

  汤姆·克鲁斯跟两位女主角均看不出有什么“化学反应”,观众也许会同情茱丽的命运,但她那“性应该等同于爱”的逻辑在曼哈顿显得很不合时宜,至少缺乏性。佩内洛普·克鲁兹扮演的索菲娅应该象征一种更超然的美,汤姆·克鲁斯跟两位在一起都很和谐,但没有太明显的反差。

  影片编导卡梅伦·克劳近年来拍了不少佳片,但这回似乎难以驾驭题材的混合,比如影片开头有主角跟公司董事的矛盾,这条线不了了之;影片用于穿插的“是我索菲娅?”那条线,把剧情和风格推向希区柯克式的悬念制造,但既没增加娱乐性,对主题的深化也毫无助益;片尾用最简单的陈述和问答快速解开了所有的谜,既了观众层层剥茧的乐趣,又使得影片缺少回味。言情和科幻是本片两大要素,但缺乏有机的结合,使得全片既无商业的震撼,又没有艺术小片的锋芒。

  当然该片也不是一无是处,跟那些程式化的动作片比起来还是略有看头。导演曾经是流行音乐评论家,他对插曲的利用很独到。某些亦幻亦真的镜头处理得耐人寻味。有些台词也不错,但重复出现有点多余,显得看不起观众的智商。影片的节奏不太紧凑,有些枝节也毫无必要,若删掉半个钟头定会有起色。

  我们不否认该片的主创人员都是有才气的影人,但他们处理这个题材的确捉襟见肘,言情部分不够浪漫,科幻部分不够醒世,惊悚部分不够刺激。简言之,它想酷却没能酷起来。()

      大红鹰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