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他者:中国电影里的人工智能想象
时间:2020-06-22 08:49

  黄鸣奋(1952- ),男,福建南安人,电影学院未来影像高精尖创新中心特聘研究员,厦门大学人文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研究方向为新艺术理论等。福建 厦门 361005

  内容提要:由于信息科技的迅猛发展,智能时代正在到来。我国科幻电影将人工智能作为“超他者”,展开大胆想象,予以生动描绘。关于人工智能社会联系的创意主要是围绕开发者、用户和进行的;关于人工智能生命形态的创意涉及符号型的虚拟人、具身型的机器人、社会型的系统人等类型;关于人工智能异域穿越的创意则将重点放在作为空间穿越者、时间旅行者和族际穿越者的智能体。经过精品化努力,相关类型片可望成为中国电影学派的重要分支。

  近年来,我国人工智能开发取得了巨大进展,其综合实力已经位居世界前列,百度和微软、谷歌、Facebook并列该行业“四大金刚”。由于和企业的重视,社会上对人工智能关注持续升温。正如沈向洋所指出的:“若干年前,很难想象会有一项技术工具是由人工智能驱动的。若干年后,很难想象会有任何技术的背后没有人工智能的影子。”[1]以此为背景,我国电影对人工智能的发展推波助澜,展示了瑰丽的想象,值得关注与研究。本文选取“超他者”作为切入点。超他者既是指那些因为当代科技的发展而进入人类视野的超常智能生物,又是指他们在科幻电影中的特殊状态及相应社会规范。人们希望这些异类,又对他们所可能产生的性影响表示恐惧或担忧。在后人类时代进行合理的建设和思想文化建设,是防止人工智能作为超他者和人类严重对立的重要条件。

  在哲学领域中,“他者”被黑格尔、萨特等人用于解释意识的形成条件。后殖民理论以“他者”指代相对于殖民者而言的土著。人类学家将灵长类动物作为社会研究的他者。在科幻领域,那些具备意识的超常智能生物是超越现实的存在,就此而言可以统称为“超他者”,包括外星人、类智人、机器人等。他们既是人类想象的产物,又对人类理解自身的定位具备重要作用。

  世界电影领域有关人工智能的想象比这一术语(AI,1956)正式命名要早得多。在法国短片《与自动化》(Gugusse et I’automaton,1897)中,自动机在画面上已经以机器人的形态出现。从旁边的满脸惊愕中,可以揣测它就是不同寻常的超他者。《大都会》(Metropolis,1927)对冒充人类的智能机器人加以描绘。该片中的城市建立者弗莱德森为了工运,要发明家造出一个和工人之女玛丽娅相似的机器人,以混淆视听,毁了本真人名誉,自己的儿子弗雷德与之相爱。这个机器人体现出超他者的如下特点:她由黑科技所创造,似人而。她在外貌上和本真人玛丽娅没有区别,但社会倾向与之相反。工人们将她当成孩子的罪魁而烧死。弗雷德看到这一情景吓坏了,直到火光烧出假玛丽娅的原形来,才知道其背后是个。这部影片首映之后,人工智能作为超他者的形象在科幻电影中比比皆是。在社会层面上,相关创意主要围绕其开发者、用户和展开。我国科幻电影也是如此。

  人工智能首先是人类的一个活动领域,其重要性随着知识经济、信息、全球化等大趋势而日益发展。人类之所以致力于开发人工智能,大致出自以下原因:一是为探索自然界的奥秘增添新的强大手段,二是在日益激烈的社会各领域的竞争中得以胜出,三是为探索自身的未解之谜。对于人工智能存在、延续和发展而言,人类所扮演的角色主要有以下六种:

  就人工智能存在而言,人类是其创造者与打击者。科幻电影很早就对此加以描写。例如,在我国《错位》(Dislocation,1986)中,工程师赵书信当官之后,为应付没完没了的会议,按自己的形象制造一个机器人作为替身。不料机器人渐渐自行其是,试图干预赵书信的生活,以至于使他和女友的关系破裂。他出于无奈,用遥控器启动程序,灭了这个机器人。美、中合拍片《超验骇客》(Transcendence,2014)描写科学家威尔因遭到伤重不治,临死请其同事、妻子伊芙琳将其意识上传到网络中成为虚拟人。后来,伊芙琳无法接受他由此对网络的控制,在门下设法他,将自己作为病毒上载,相拥而死。我国《全金属裂痕》(Full Metal Duel,2016)中的人工智能程序黎子和产生,将从地球之外招来。开发者李易霖及其同学因此必须和做斗争。在上述三部影片中,作为超他者的人工智能都异化,带来。从伦理学的角度看,相关编导强调科学家对所开发的人工智能(超他者)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超他者论是一种被刻意构建但却富有现实意义的科技。这一点在我国《硬盘少女》(Hybrid Hard Disk Girl,2016)得到表现。该片描写程序猿金刚自己因开发过多智能机器人而引发社会危机,其50年后的先后派两个杀手来干掉他。

  就人工智能的功效而言,人类是其改进者与协作者。在他者理论中,与“他者”相对应的有“”“我者”“主体”“群我”“自者”“你我”等范畴。作为“超他者”的人工智能由超越现有水平的科技所开发,存在于超越现实生活的想象领域。它应当有自己的对应范畴,这就是人类智能的“超”,亦即为超越现实水平的科技所增强、为超越现实生活的想象所展示、作为未来我的超越形态起作用。人工智能作为“超他者”与人类智能作为“超”的互动,是后人类时代到来的重要标志。科幻电影对此有所描绘。例如,我国《汽车人总动员》(The Autobots,2015)描写天才少年卡卡与其助手丁丁(超)不断改进智能汽车系统,在“高级智能汽车大赛”夺得冠军的故事。该片中的汽车人(超他者)能说会道,尽管存在性格差异,但在关键时候都勇往直前,和其开发者配合默契,这是在比赛中取胜的决定性原因。类似的影片有我国《人工智能:伏羲》(2016),它描写天才程序员叶行嘉专注于开发有情感和直觉的人工智能程序伏羲,为此离开所在的蝙蝠科技公司自组团队,克服重重困难,终获成功。

  就人工智能的地位而言,人类是其规制者与解放者。人类通过将“机器人三定律”之类规则写入人工智能的源代码而规制其行为,他们服从人类,防止恶性异变,同时促进他们。但是,上述定律并非完全不可。在我国《黄金十二宫》(2016)中,科学家周亚雄思念被掳走的妻子,为此造出机器人艾娃。后者在他另有新欢时机器人三定律杀了其情人,取而代之。我国《人工少女》(Ann,2018)进一步描写了人工智能摆脱人类控制、获得解放的可能性。该片将背景定位于人造人平权法案付诸讨论的年代。其时,IBC公司生产人造人,为防止他们形成意识、具备灵魂而植入缰绳程序,实施控制。但是,其雇员刘权研制出量子云设备“金手指”,可以促进人造人产魂,甚至可以控制任何人。他携带它离开IBC公司后,作为钢琴老师靠家教为生。公司高级执行董事刑圭建立人造人秘密武装“阿莎小姐”,想夺取金手指,使之通过公司主机解放所有人造人,开创由自己控制的新。为此,他派人造人安设法接近刘权。但安本身萌生了对意识的追求,和刘权一起逃跑。虽然刘权被公司的追兵所杀,但他的灵魂复制于金手指之上,提醒人造人说:“需要的不是平等,而是。”人造人受刘权通过金手指的观念影响,追求,纷纷离公司而去。刑圭郁闷地瘫倒。

  人工智能研究不仅涉及开发者与被开发者的关系,而且牵涉到开发者之间的关系。不少影片将后者当成重点。例如,我国《桂宝之爆笑闯》(2015)描写蓝鲸市小发明家桂宝应邀参加基米星举行的机器人发明大赛,夺得冠军。返程中因为接触难民,得知大赛主办者拖拉基公爵是以占有他人科研为的海盗,与之斗争。我国《天才室友》(Genius Roommate,2018)描写学生钟澈开发AI全息投影仪,和小伙伴一起应对觊觎他的同学齐萧,粉碎某科技公司黑心老板利用它控制用户意识的图谋,但自己却又悄悄地推进这方面的计划。又如,我国《储灵空间》(Space of Love,2018)描写3A科技公司开发客户记忆存储与回输智能云库,总裁袁忠进而希望以反意识程序修改记忆、控制世界,遭到老董事长女儿邵菲、程序员赵拓等反对。我国《赤火追缉:iBot》(2018)描写某机器人公司投资者韩叔为了赚取高额利润,反对转轨生产军用机器人的科学家、创办者李博士。在上述影片中,真正的超他者是相对于个体而言的科技开发规范(大写“他者”)。正是以之为基准,我们可以认定拖拉基公爵是超级反派,因为他窃取大赛获胜者的发明,甚至为此实施人身;也可以认定袁忠总裁的行为越轨,因为他的计划了用户的权益;同样可以认定韩叔涉嫌犯罪,原因在于他为实现目的而不择手段。

      大红鹰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