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财董彭钦文:用科技提高效率 用专业解锁并购
时间:2019-11-04 11:30

  的复杂性有了更多的理解和,“后来我把目标聚焦到专业化程度和难度都更高的并购领域,”彭钦文在接受时代传媒采访时表示,“

  11月份,新财董联合时代传媒共同推出“时代并购榜——A股上市公司创新成长董秘”评选活动以及“并购影响力?时代中国行——2019上市公司并购城市论坛”活动,准备了全方位的并购类热门话题,来搭建并购重组领域沟通交流的桥梁和渠道,共同促进并购重组专业水平的提升,为中国经济做贡献。

  近十年,是中国较早一批资本市场从业人员。2003年前后,疲弱的股市导致一波券商的洗牌,当时他们公司被另一家券商托管。对于一个券商从业十余年的人来说,从基层慢慢中层干部不易,公司的变故为自己未来的职业发展埋下了阴影,选择离开一个大众认知如此之好的行业,是一个少数者的选择,更是一个的选择。

  2007年,朋友介绍,他进入武汉一家上市公司做董事会秘书,携券商多年的从业经历,本以为在上市公司做董秘会非常轻松,相比在金融机构的轻松,融入实业真的很难。

  “与融入新的工作相比,对我更大的冲击和收获是我第一次如此近距离地审视上市公司。”彭钦文解释道,“过去我们根据上市公司发布的息分析与判断

  的动机与价值,但进入上市公司之后,发现很多事情不是所想象的那样。我从一个信息接收者,转换为一个信息提供者。”这让他领,过去对资本市场的认知都是建立在某种假设之上,自己的知识结构有严重的不足,正因为此,他以学习的心态度过了董秘工作的前三年。去一家拟上市公司,谈一些股份,上市公司成功后变现。功夫不负有心人,不到两年的时间,这个想法没想到这么快变成了现实。2010年,彭钦文离开上海南下深圳,拟上市公司的征程,2012年5月,他所在公司在

  急剧下滑,所以选择留下。通过并购重组来实现公司改头换面,作为一个董秘,他了飞越全国各地的飞人历程,为看项目,随后的几年,他没有休过一个连续的5假。一切都如在中行走,在毫无并购经验的情况下,他也只能摸索前行,而他已经是上市公司里最懂并购的人了。他们自己找项目,看项目,自己想并购方案,自己设想如何跟标的方沟通。“完全没有经验,如果有专业的第三方并购服务,我们一定会选择,但似乎没有。”彭钦文说,“中国的并购

  逼着上市公司董秘们训练,自学成长。”“我很感谢这个巨变的时代,尤其是资本市场的动荡。”彭钦文说,“如果没有自己工作的券商的破产,也许就不会有进入上市公司董秘

  的机会,我的大部分同事至今仍然在券商第一线,跟他们相比,我走了不一样的人生道,没有好与不好之分。”

  商业梦想因困难而生上市并购过程中有多辛苦,有多难,有多磨人,也许只有董秘自己才能深刻体会。3年时间,他先后主持与参与3起国内并购,1起海外收购,虽然金额有大有小,但是如此密集地收购,确实对个人和上市公司来说,都是不小的。

  偶尔,他会思考为什么上市公司并购这么难,难,是不是恰恰意味着巨大的商业机会?他开始与董秘朋友们就此话题交互,开始大量翻阅国外资本市场关于并购的书籍,发现真有可能中国资本市场的这个阶段正处于并购重组的萌芽期,但一切都还不确定。董秘的风险思维告诉他暂时无需多想。

  从那里起,从武汉到南京,从上海到深圳,已经在四个城市从事董秘工作了,未来该如何前行,年入40的他第一次开始规划自己的道。“以前的职业生涯都是顺其自然,生活所迫,要赚钱养家,现在我觉得应该思考一下真正的内心了。”彭钦文说。

  “我非常感谢我的上市公司的老板,他给了我将一个公司成功IPO的机会,给了我展示自己的舞台,同时,他鼓励我上EMBA深造,为我了一扇通往未来的门。老板曾是国内著名大学的老师,他看到他中意的人时,眼神里饱含着老师对学生的那份满意与期许,让我动容。”彭钦文说道。

  ,有的领导,有成功的企业家,他们的成功之是一盏盏催人奋进的。2013年,彭钦文有机会去了某著名的商学院读EMBA,2015年,他从商业学毕业之时就是创业之始。这是巧合吗?“当然不是,两年的EMBA时间就是无数个辗转反侧的思考之夜”,他正式开始了向并购重组业务进军的创业之。

  ,大有各精英汇集于此之势。资深投行保代、首席分析师、投资界高管、高层等纷纷进入董秘岗位,董秘正朝着专业化、年轻化的上狂奔,我因为帮上市公司做并购重组服务的关系,经常会有上市公司通过我招聘董秘和财务总监,年过40的董秘要重新上岗越来越难,这也是附带做一些董秘猎头所带来的感受。”“但我可能是一个对并购重组非常的董秘。”言谈之中彭钦文难掩自豪神态。

  因为20年前曾经在证券营业部电脑部做过清算的因素,一个学财务的董秘有了少许IT的思维。他想搭建一个类似淘宝的资本市场平台,大多数人第一次听到这个想法就觉得不可思议。他说如果没有支付宝的,淘宝不可能有今天。反对并购IT平台的人认为线上不可能构建线下那样的人脉的信任。“支付宝的例子告诉我们,并购重组的信任完全可以在线上实现,甚至更好。”

  线上平台可以从本质上解决信息不对称的问题,系统可以建立数以万计的项目数据库,线上的沟通可以省去飞越长空万里的劳顿,更可以节省差旅的开支,他认为线上平台简直就是一个伊甸园。

  11月份,新财董将联合时代传媒共同推出“时代并购榜——A股上市公司创新成长董秘”评选活动以及“并购影响力?时代中国行——2019上市公司并购城市论坛”活动,准备了全方位的并购类热门话题,来搭建并购重组领域沟通交流的桥梁和渠道,共同促进并购重组专业水平的提升,为中国经济做贡献。

  关于关心的新财董如何与实力强大的券商竞争的问题,彭钦文回答很淡定,“我们跟券商是完美的合作伙伴,我们做前期,他们做后期,我们做非牌照业务,他们做牌照业务,我们收专访的

  ,他们收上市公司的财顾,与券商投行部的合作是我们的重点之一,同时,资本市场上主流的律师、会计师事务所也将是我十分理想的伙伴”。(责任编辑:DF406)

      大红鹰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