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红书商业化探索、虚假引导消费再遭质疑
时间:2020-08-09 13:40

  3月20 日,据《晚点LatePost》报道,小红书正在进行E轮融资,高瓴资本是领投方之一,目前估值50亿美元。同日,小红书账号“带货薯”正式上线,公布了直播带货的申请流程。但目前直播带货处在内测期,并未全面,创作者需要满足粉丝数量在5000以上的条件,才可开通。

  据了解,受去年下架风波影响,小红书的DAU在今年春节前后才达到3000万峰值,因此对新的商业化探索变得更为谨慎。然而面临着商业化探索与用户信任的双重,小红书的新故事能讲好吗?

  天眼查显示,小红书公司主体为行吟信息科技(上海)有限公司,成立于2013年8月2日,小红书创始人兼CEO毛文超系最大股东,持股比例为80%。公开数据显示,截至2019年10月,其月活用户数已破亿。

  事实上,用户破亿的背后,小红书的商业化探索之并不顺利,去年2月,小红书创始人毛文超和瞿芳在内部信中提到,将第三方商家的“平台”部分并入社区体系,更名为“品牌号”,围绕入驻品牌做营销和交易。此举也被视为在“社区+电商”径都未走通的情况下,小红书只能选择社区广告变现的商业模式。

  很显然,这并不能满足毛文超的胃口。如今,直播带货被小红书寄予新的期望,但目前来看,其整体活跃度相对有限。据《三声》报道称,小红书的直播人气榜中头部直播间的同时在线人数最多在四位数。以在小红书拥有155万粉丝的博主“韩承浩LeoBeauty”为例,3月20日晚,韩承浩的直播间登上小时榜第一,统计数据显示,该场直播人气值突破千万,但同时在线人左右。

  直播带货的背后,小红书实则“负面缠身”。2019年,小红书的“下架”引发猜测不断,但这其实只是冰山一角。

  天眼查数据显示,小红书仅在2019年的行政处罚记录就有8条,其中虚假广告、违反《电子商务法》和《网络交易管理办法》是行政处罚的主要原因。此外,小红书“种草笔记灰产”、“假货”、“烟草软文”等负面新闻。

  2019年7月19日小红书被相关部门要求整改,下架,直到77天后才重新市场上架。据悉,小红书于2019年处理400余万篇作弊文章,封禁灰产账号2000多万,拦截14余万次作弊行为。

  3月24日,据广州日报报道称,记者测试发现,由于小红书平台个人分享与商城的连带关系,当中确实存在明显的疑似虚假引导消费的倾向。当记者尝试搜索关键词“Gentle Monster”,内容部分输出几乎满屏的新款以及搭配推荐,但一旦关联商城,则弹出满屏的“Gallantry Monster”包邮包税的购买链接。这当中导致“误会”的关键,是在于缩写“GM”——时尚潮人们都默认GM缩写指的就是韩国轻奢品牌Gentle Monster,而内容部分推荐的是Gentle Monster的搭配与款式,链进商城却出现同名“GM”可购买单品,实际上是标注新加坡的品牌Gallantry Monster。

  综上所述,小红书在商业化方面始终没能摸索出一条适合且良性的道,另一方面,层出不穷的负面和投诉让小红书的口碑急速下滑。如今,小红书已经开始讲新的故事,不知其是否做好充分准备。或许毛文超应当静下心来,重新认真审视频繁“出错”的小红书,倘若其自身的优势特色和地位,或离边缘化只有一步之遥。

      大红鹰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