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文辉:人工智能赋能基层医疗潜力巨大
时间:2019-12-26 09:01

  。吴文辉的皮肤稍显黑亮,穿着一件宽松的衬衫。从衬衫的褶皱可以看出,他已经奔波一天,但是他不觉乏累,谈兴很高,“我自己就住在

  在2015年创立江西中科九峰智慧医疗科技有限公司(简称“九峰医疗”)以前,吴文辉曾任西门子医疗东北亚区总裁。他有个远大的理想,就是借助“人工智能+互联互通”技术赋能,做基层“付得起的医疗”。如今,从吴文辉的外貌上已经看不出外企高管的光鲜和精致,但是当他谈吐间蹦出零星英文的时候,国际视野和乡土情结在他身上得以融合。

  为什么要离开世界五百强来创业?“有一类人创业时可能特别年轻,因为他有一个梦想就去做了,但是我45岁才选择创业,就是有件事情一定要去做成。”吴文辉说。

  吴文辉的乡镇医疗情结可能要追溯到他的幼年时期。“从我记事起,母亲就在卫生院的几间很破的房子里工作。”吴文辉告诉记者,他的母亲曾是一位乡镇医院院长,自己从小就在乡镇卫生院破旧的几间房里长大。“乡镇卫生院缺医少药,母亲就带着大家用鱼腥草蒸馏做试剂,她怎么样节省钱,怎么样帮老百姓做一些事,这些场景我至今都记得很清楚。”

  1995年,吴文辉的母亲突发脑溢血,由于县城医院缺乏设备和医生,无法实施手术。吴文辉当时在国外出差,飞速赶回家见了母亲,但她还是在第二天就去世了。2005年,吴文辉的父亲也因为漏诊和误诊,鼻咽癌晚期离开了。“癌症不是一两年形成的,但是我父亲之前在县医院CT机检查时一直都说没有问题,直到最后做病理切片才发现。”谈及这些往事的时候,吴文辉眼眶湿润,“十年前是因为没有设备,十年后,有设备了,还是漏诊。”

  就在吴文辉父亲去世后的第二年,他主动申请进入西门子医疗部门。这之前的他,在西门子中国总部工作,已经小有成就,还被选去工作、培训了三年。“但是我母亲、我父亲的这个事件以后,我就一定要挤到医疗部门去,哪怕我在西门子医疗是要从最基层做起,从售后服务做起。”

  在西门子医疗的最后4年,吴文辉已经出任东北亚区总裁,负责中国和韩国的所有医疗业务,被称为“西门子高管的首张华人面孔”。与此同时,努力解决基层医疗问题、助力分级诊疗的感也在吴文辉心里酝酿了20年之久。2015年,吴文辉放弃高管职位,选择创立江西中科九峰智慧医疗科技有限公司。

  前外企高管创业,在别人看来,有着很大的技术和资源优势。但是吴文辉却说,高管创业太难了。“如果未来我实现了财务,我肯定会拿出一笔钱来投资,但是我可能不会投高管创业的,”吴文辉笑着解释,“因为这太难了,首先你得先革自己的命。”

  在吴文辉看来,高管做久了,反而不适应创业。“创业是反人性的,高管是要战略、有格局、有规划,有了想法然后亲自获得一些资源,但是创业讲的是先要活下来,要技术上能落地,很多东西要去自己做。”吴文辉强调,创业公司意味着资源是有限的,要有卷起袖子来去解决问题的能力,“不是说高管就一定做不到,但是要做到真的很难很难。”

  谈及创业之初最大的困难,吴文辉认为,最大的挑战并非创业、经费等等,而是技术。“人工智能听起来很高大上,但是在医疗领域落地特别难。”他告诉记者,许多人认为,人工智能的算法都可以战胜最聪明的围棋大师了,在医学影像方面应该很容易,其实并非如此。第一,难在游戏规则。吴文辉表示,以目前应用较好的围棋人机大战、人脸识别为例,围棋的游戏规则其实很简单,人脸也有很清晰的特征,但的医学影像特征并不清晰,一团阴影、一个尖角、一个空洞,都不一定意味着某种疾病,同症异病、同病异症很常见。

  “第二就是检验标准。”吴文辉介绍。仍以围棋比赛或人脸识别为例,是否战胜、是否匹配,检验标准都比较明确,但是要确定是否患某种疾病,就涉及病理的问题。因此,吴文辉认为,将人工智能应用于医疗领域是一个漫长的过程,其中技术是最大的挑战。

  技术上的困难一度使吴文辉非常难受,“做不出技术来,只有一个愿望,怎么能解决问题?”2018年,九峰医疗的团队在斯坦福大学MURA人工智能医学影像竞赛中排名全球第一。今年7月,他们又在斯坦福大学CheXpert人工智能医学影像公开数据集大赛中排名全球第一,AI算法首次超越所有参与测试的专业医学影像医生的团队。“这下就让我放心了,”吴文辉对此很自豪,“我们拿的是乡镇卫生院的数据,用基层拍的片子进行标注,这样严格训练的算法,也可以是国际领先水平。”

  吴文辉对这两次成功颇有感慨,“有时候初心很重要,我们恰恰因为是用乡镇卫生院的数据和片子训练算法,所以这些质量偏低的片子我们都可以读好,那么遇到高质量的片子读好就更是轻而易举。”

  吴文辉坦言,自己最初并不算合格的创业者。“我没有想太多盈利的事,就只是觉得自己应该跳下去做。”他认为,自己做医疗科技有一些储备,“我在的医疗科技公司做了这么多年,我不来做的话,别人来创业做这个事情难度更大。”

  因为这种“盲目自信”,吴文辉在想明白自己的商业模式之前,在许多投资人那里屡屡碰壁。乡镇的医疗机构,向来不是投资人属意的吸金之地,基层医院也负担不起高额的设备。最终,一位专业投资医疗领域的投资人了他。“虽然钱少,但是基层的覆盖面广,我们不需要卖设备,我们可以卖诊断服务。”吴文辉解释,“即便一次诊断只收费几元钱,乘以乡镇一年44亿的诊断量,也是一个庞大的市场,这个利润就很惊人了。”

  在吴文辉看来,利用“人工智能+互联互通”技术,实现高质量、低成本、广覆盖赋能基层乡村医疗,助力国家分级诊疗建设,一是让农民不用到处奔波,得实惠;二是解决乡镇医院医生短缺问题;三是帮助县级医院精准获得转诊病人;四是协助实现分级诊疗。

  “乡镇卫生医院缺乏放射科医生,这是现在的难题,而影像又在分级诊疗里起到非常重要的作用,所以九峰医疗通过人工智能,赋能乡镇医疗。”吴文辉告诉记者,九峰有拍片指导的示教系统,在拍片之时就帮助基层医生控制好片子的质量,然后用人工智能帮他辅助诊断。他表示,九峰医疗想做的是提升基层医院的服务能力,看好小病,及时识别大病,做好分诊,将需要转移的患者往县、市人民医院等更高级别的医疗机构转移。“我们不是去打破分级诊疗体系,去跟公立医院抢病人,我们是用人工智能去赋能各级医院,助力分级诊疗。”吴文辉强调说。

      大红鹰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