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动驾驶淘汰赛开始:美国创企爆裁员潮融资王
时间:2020-06-05 15:28

  进入2020年以来,累计融资超过70亿元自动驾驶融资王Zoox先后被曝出裁员、卖身的消息,昨天又被传正在跟

  此外,像是Cruise、Kodiak、Ike、Starship四家公司也曝出了裁员消息,而卡车自动驾驶公司Starsky Robotics,则在3月份直接宣布公司停止运作。

  裁员潮之外,自动驾驶公司们最近也没少披露融资消息,1月份至今已累计有21起融资事件,总金额超过300亿元。跟裁员潮放在一起来看,简直就是两重天。

  那么到底都有哪些公司出现了裁员的情况?他们为什么会裁员?行业又为什么会呈现出一个两重天的局面呢?从行业的发展历程与一些从业者的观点上,就能找到答案。

  5月15日,彭博社报道称通用汽车旗下自动驾驶子公司Cruise正削减约8%的全职员工,以在新型冠状病毒全球大流行病期间削减成本。

  Cruise的首席执行官Dan Ammann在一份员工备忘录里写道,Cruise向受影响的员工提供财务支持以此来帮助他们转型,并将在年底前为这些员工提供医疗保障。

  根据来自彭博社5月27日的最新报道,一份由Cruise递交给市长和官员的通知透露,有165名员工将被Cruise永久解雇。其中约有40%的人的职称有工程师或工程的字眼标记。

  另外,Cruies的裁员通知还表示,其位于帕萨迪纳的一家工厂将永久停止运营,其位于总部和该市另外两个办事处的运营规模也将面临缩减。

  事实上,除了因为背靠而显得财大气粗的Cruise,自动驾驶创企Zoox、Kodiak Robotics(裁员20%)、Ike(已解雇10名员工,约占员工总数的14%)和总部位于美国、专注末端无人配送的Starship Technologies(未确认解雇多少名员工)也有裁员的消息传出。

  其中,一度被称为自动驾驶融资王的Zoox先有裁员争议被曝出,随后,科技The informaiton又报道称Zoox为寻求出,正主动寻找融资或能够接盘的买家。

  从The information的报道来看,至少在5月初,美国自动驾驶创企Zoox就已经聘请投资银行Qatalyst Partners对潜在“战略投资者”和潜在买家对于该公司的兴趣进行评估,同时一份来自Zoox的声明显示,这家公司预计“(筹资)将会很快完成。”

  两位知情人士透露,在聘请Qatalyst Partners帮助自己寻找买家的同时,Zoox正试图通过一项新的交易来进行融资,这个方案或能够帮助Zoox暂时保持。

  尚不清楚Zoox最终会选择哪种方式,截至目前关于此事能够得到的最新消息是全球电商巨头或正在和Zoox就收购或交易事宜进行深入的谈判。

  这边,Zoox正在卖身边缘苦苦挣扎。那边在2020年3月19日,自动驾驶卡车公司Starsky Robotics的首席执行官兼联合创始人Sten Seltz-Axmacher以一篇博文的方式宣告了自己事业的终结。

  Sten Seltz-Axmacher在文章中写着,“就像Shackleton远征南极洲一样,我们尝试了别人从未做过的事情。不过,同样的是,它最终没有按照计划进行。”据Sten在博文中透露,2019年11月左右,Starsky Robotics的一笔价值2000万美元(约合1.4亿人民币)的B轮融资宣吹。

  除此之外,美国网约车巨头、对于出行黑科技始终报之以青眼的Uber在先宣布裁员3700人后,已决定再削减3000名员工,同时关闭全球共45个办事处。据部分国内报道,除裁员外,Uber也考虑缩减其他非核心业务,包括货运和自动驾驶。

  对于一向“烧钱”的自动驾驶产业来说,疫情也成为造成部分公司决定裁员的直接原因,而如果按照正常发展状况,这些公司可能过得都还不错。

  总部位于山景城的自动驾驶卡车公司Kodiak在给FreightWaves的邮件中声明,“和这个行业内外的很多公司一样,由于COVID-19的巨大影响,我们作出了裁员的决定。”“虽然这不是任何人都想要做的决定,但我们相信对于面向未来对Kodiak定位来说这是正确的方式。”

  事实上,就在几个月前,该公司创始人Don Burnette还曾对表示:2019年,Kodiak的员工由本来的15人增长到了85人,与此同时Kodiak已经在为美国德克萨斯州的一位商业客户运送货物了。

  另外一家自动驾驶卡车公司Ike应该会对此表示“附议”。在这家公司发送给的电子邮件中,它表示,“由于COVID-19危机带来的不确定性,为了确保Ike的长期成功,我们对团队进行了一些调整。”与此同时Ike也强调,这次裁员将不会对Ike的部署计划造成影响。

  至于Cruise,其公司发言人Ray Wert日前曾表示Cruise在裁员的同时,也将继续招聘技术人才。

  换句话说,考虑到自动驾驶公司目前整体收入都比较低,谋求发展尤其是技术研发的资金基本都要靠外部“输血”,所以对于像Cruise、Ike这样的公司而言,本次裁员也可以说是一种短时间的过冬储备。

  另一方面,对于Zoox和Starsky Robotics而言,则是本来就遇到了问题,疫情并非主要原因。

  以Zoox为例,在2018年7月,Zoox曾筹集到4.65亿美元(约合人民币33亿元),当时的融资总额已超过8亿美元(约合人民币57亿元),公司估值达到32亿美元左右(约合人民币228亿元)。2019年10月,该公司又签署了2亿美元(约合人民币14亿元)的可转换债券。彼时有知情人士透露,此次签署可转换债券是公司完成C轮融资的第一步,C轮融资将会在2019年晚些时候或者2020年初完成。

  与此同时,也存在其他阻碍。如受到自动驾驶公司会不可避免的受到整个人工智能行业降温的波及,对于投资方来说短期可得的利润比安全更能吸引关注等等。

  “我们在15日(可能是我一生中最糟糕的一天)解雇了大部分员工,然后开始着手出售公司并确保团队彻底没有着落。”Sten Seltz-Axmacher在博客中如此写道。

  资金问题就像是自动驾驶公司头上的那把达摩克利斯之剑。截至目前已有至少5家国外的自动驾驶公司宣布裁员,与此同时还有一家倒闭。

  但另一方面,裁员潮之外,2020年开年以来国内外还爆发了一轮融资潮。据不完全统计,2020年1月份以来国内外已有至少20家自动驾驶公司宣布完成融资,融资总规模超过300亿元人民币。

  自动驾驶行业正呈现出两重天的局面。而由此衍生出的一个问题是:自动驾驶行业为什么会出现这种现象?

  从整个自动驾驶产业的角度看,核心原因是行业发展已经进入到纳技术成熟度曲线的第二个爬升期。在这个阶段,伴随着一项新科技的逐步成熟,人们对它的关注度开始回升,2020年开年后能有20家公司宣布融资也部分得益于此。

  与此同时,资本对投资对象的选择变得愈发挑剔,资本向部分头部玩家集中,大部分的融资被少数玩家拿走。

  ▲纳绘制的2019人工智能技术成熟度曲线家已完成新融资的公司的情况看,资本的流向正呈现出向少部分玩家集中的趋势。

  在被统计到的6家国外公司里,Waymo的融资总规模是30亿美元(约合人民币214亿元),另外5个玩家的单轮融资金额均没有超过1亿美元(约合人民币7亿元)。仅次于Waymo的是FiveAI,但他也只是在B轮融资里拿到了4100万美元(约合人民币2.9亿元)。

  再看国内,14家国内自动驾驶公司中,融资规模超过1亿美元(约合人民币7亿元)的只有小马智行、滴滴自动驾驶子公司、赢彻科技3个玩家。其中最大的一笔是小马智行拿到的4.62亿美元(约合人民币33亿元),融资后,小马智行的整体估值将略高于30亿美元(约合人民币214亿元)。

  对于相对弱势的玩家来说,头部玩家成功融资也意味着自己融资空间的不断压缩。Zoox在2019年签署的是2亿美元(约合人民币14亿元)可转换债券而非投资方的直接注资也在一定程度上说明了这一点。

  日前,AutoX创始人肖健雄在接受专访时向车东西表示,在他看来,此前国内一口气涌现出多家自动驾驶公司是一种整个行业还处于初期阶段的表现,这个阶段之后,行业必然会进行洗牌。同时在这个过程中,资本会向头部玩家聚集。

  已经在矿山场景、无人物流车和ADAS上有所布局的辰韬资本持有相似的看法。辰韬资本执行总经理贺雄松在一篇署名文章里写道:自动驾驶将要进入复苏期,第二波投资和

  的机会开始出现。接下来,自动驾驶这个赛道上的竞争必将更加激烈,头部玩家大概率会获得更多资源,并造成自动驾驶行业中“马太效应”的进一步凸显。

  自动驾驶行业发展至今,经过前期卡位战洗礼的自动驾驶公司们,不管是科技巨头、车企还是初创公司,现阶段都已经在技术上摸索出一些门道,或者在落地上有了一些。

  已经逐渐冷静下来,接下来资源也将进一步向行业内的头部玩家聚集。对于相对弱势的玩家们来说,这意味着他们将面临更加严峻的。其中,部分虽然体量较小但仍然有一些技术、

  、落地经验积累的公司或许可以通过采取紧急措施顺利进入下一个阶段,同时也会有些相对落后的玩家被淘汰出局。(责任编辑:DF533)

      大红鹰娱乐